本報記者 田國壘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5年01月05日04版)
  新年伊始,一場大火燒出的悲傷情緒在冰城哈爾濱蔓延。
  在哈爾濱“1·2”火災事故中犧牲的5名消防戰士名單公佈後,人們沉痛地發現,5人皆為“90後”:年齡最大的楊小偉23歲,最小的趙子龍19歲。
  與以往發生消防戰士犧牲事故一樣,公眾自發悼念之餘,“消防職業化”的呼聲再起。有學者呼籲,“消防人員職業化可以大幅度減少消防人員傷亡,可以積累大量經驗”。
  據公安部統計,2014年以來全國發生的10起較大火災中,有20多名消防員犧牲,2008年至2012年的5年間,犧牲在一線的消防人員超過140人,他們的平均年齡只有24歲。
  相比之下,有資料顯示,美國犧牲的消防官兵年齡為49歲。按照年齡組劃分,30多歲的消防員死亡率最低,20多歲的其次,40多歲、50多歲、60歲以上的消防員的死亡率都較高。
  “很多國家的消防實行職業化運作,如果你喜歡這個行業,就可以一直幹下去,經常可以看到一些消防隊員四五十歲了還照樣在一線乾。這樣一來,消防經驗就得到了積累,一旦遇到突發事故,他們的應變、指揮更加科學。”中部某省消防總隊幹部範偉稱。
  與國外不同,我國實行的是“兵役消防制”,消防員是正在服役的軍人。由於“義務兵”的服役期為兩年,所以奮戰在火災一線的消防戰士大都是年輕人。
  據某地級市消防支隊幹部高峰介紹,新兵進入消防隊後,會先接受一系列訓練和培訓,第一年並不參加火災撲救,或值守在離火點遠一點的崗位。“按照正常流程應該是這樣的,但事實上卻很難做到。特別是每年秋冬季節,老兵退伍,新兵還沒到崗或剛入隊,而這個時期又是火災多發期。”
  此次哈爾濱火災事故中犧牲的消防戰士趙子龍,2014年9月入伍,從入隊到上火場,僅相隔4個月。
  “實在沒辦法,我們也不願意這樣,但人手實在是緊張。”高峰稱,他所在的地市有15個縣(市、區),500多萬人口,但消防官兵才300多人,“往往一個縣就是由三四個士官帶著十幾個新兵娃娃去救火”。
  消防官兵需要做的不只是救火。近年來,消防部隊職能不斷拓展,除傳統的防火滅火職能外,消防法賦予了消防部隊18項搶險救援職能,人手不足的問題愈加凸顯。
  由於實行兵役制,如果服役期滿後無法晉升為士官,好不容易積累起一些消防經驗的戰士不得不退伍。“有的消防戰士服役期滿後,第三年轉成了士官,在我看來,到這個時候他才算剛入門。”範偉說。
  據在2013年10月北京石景山喜隆多商場火災中犧牲的消防戰士劉洪魁的戰友稱,與劉洪魁同期的“2000人入伍只有70人提乾”。這意味著只有極低比例的消防戰士可以繼續留在消防隊。
  消防幹部的從業年齡也是有限制的。擔任排級職務的,最高年齡是30歲;擔任連級職務的,最高年齡是35歲;擔任營級職務或者初級專業技術職務的,最高年齡是40歲。有著近20年消防工作經驗的範偉年近四十,“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晉升一級,如果不行就得離開這個隊伍了”。
  為了彌補基層消防力量的不足,近年來,一些地方開始通過招收“合同消防員”的方式擴充消防隊伍。2014年4月,在網絡上走紅的武漢消防“抱火哥”就是合同消防員。
  合同消防員通常在接受兩個月的訓練後,通過考試拿到三級戰鬥員證書。合同制消防隊員實行與現役消防人員同樣的管理。合同到期後,根據現役消防人員的考核標準和個人表現來決定是否繼續聘用。
  但由於待遇低、工作管理嚴格、上升空間小等原因,合同消防員的流動性非常大,往往剛熟悉業務技術就走了。2014年下半年,中部某省消防總隊面向社會公開招收了1000多名合同消防員,培訓結束後就走了上百名。
  消防力量的過快流動意味著消防經驗的積累不足。火災現場情況複雜,需要極強的現場應變能力,經驗豐富能有效減少傷亡事故。
  在現有體制下,基層消防隊面臨的難題還不只是人手的問題。
  新華網2012年5月報道稱,山東菏澤“走出一條專職消防隊伍職業化發展的新路子”。中國青年報記者查閱發現,山東菏澤所謂的“職業化”就是將過去的合同制消防員改為專職消防員,當年有358名專職消防員加入到消防行列。
  合同消防員轉正涉及到一個很現實的問題:錢從哪裡來?我國消防經費中,中央財政只負責行政經費,車輛、裝備以及營房等均由地方財政負責支持。上述報道稱:“山東菏澤將每人每年1.4萬元的經費提高至6萬多元;同時,實施將專職消防員經費納入財政預算,並根據經濟增長比例逐年增加等措施。”
  武警學院是我國專門培訓消防指揮員的院校,該校一名教授受訪時稱:“在現有的體制下,要想完善消防建設,就得加大財政投入。還有一種辦法就是社會化,許多國家消防隊是市場化運作,他們為企業提供收費的消防服務。”
  “我們希望能職業化,讓喜歡乾這個行業的人能一直幹下去。這樣,消防力量和經驗都能得到保存和積累。”範偉說。
  其實,我國近年來已經在現有消防體制基礎上做了多元化嘗試。例如尋求社會力量充實消防力量,在電力、煤炭、石化等大型企業中依托企業建設專職消防隊伍,同時配備專業消防器材。這些消防隊不僅負責本企業的消防,在需要的時候,他們也會接受當地消防大隊的調度,出現在火災現場。
  有學者在呼籲消防職業化時稱:“國際上許多國家消防隊是由保險公司負責,他們向企業收保費,檢查火災隱患,幫企業消除隱患,市場運作,財政也沒負擔,還實現了消防職業化。”
  武警學院消防指揮系的李本利說,在我國很多地區,消防器材及裝備水平有限,“在這種情況下,招收現役軍人、保持戰鬥力的年輕化可以彌補裝備質量水平不足的問題”。
  更多學者認為,在世界範圍看,消防員的職業化是主流,也是以後的發展方向。武警學院消防指揮系一趙姓主任受訪時稱,職業化有利於保留專業骨幹,積累經驗,提高效能。
  本報北京1月4日電  (原標題:新兵頻頻殉職 消防職業化呼聲再起)
創作者介紹

yh92yhmq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